伊斯蘭武奘組織ISIS宣告建國,基督徒面臨十架刑罰

伊拉克暨敘利亞伊斯蘭國組織(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ISIS)已於六月29日公布發言人阿德拿尼錄製的34分鐘談話,宣告於佔領地區建國,逕行實施伊斯蘭律法。

目前為止,敘利亞境內已有8個城市遭到ISIS控制,主要集中在中部以北地區;遭ISIS控制的伊拉克城市則高達33個,其中包含北部大城摩蘇爾。目前在伊拉克境內,ISIS與伊拉克部隊還在作戰的地區,仍有13個,而完全由伊拉克同盟部隊取得控制的城市僅有四個,分別為Rabiah、Al Kasik軍事基地、Kirkuk與Khanaqin。

摩蘇爾教會吹熄燈號
摩蘇爾為伊拉克第二大城市也是基督徒大城,這裡的教會歷史逾1600年以上;ISIS取得控制後,迫使教會要吹熄燈號。
1600年來,摩蘇爾的教會堅立於此見證歷史,然而今年六月29日主日,當地首次沒有教會舉行聚會或彌撒。ISIS於六月10日取得這個的控制權,造成多數基督徒因恐懼開始逃亡;此處的基督信仰根基深厚,有古老的基督徒社區,也被認為是先知約拿被埋葬的地點;然而現在的摩蘇爾,面臨的是ISIS的滅城威脅。即使有聚會也必須秘密進行不能發出聲音,ISIS強迫實施伊斯蘭律法的作為,使教會只能靜默無聲。

媒體上看不到摩蘇爾這裡駭人聽聞之事,而當地基督徒卻面臨生死交關。六月23日,亞述國際通訊社的報導指出,有一個基督徒家庭被ISIS民兵闖入強制其繳納「吉茲亞」,也就是可蘭經中認定穆斯林可以向非穆斯林課徵的丁稅,這家人由於不夠錢繳納稅金,三名民兵在男主人面前強暴了他的妻女,男主人由於羞憤難耐於是自殺。

雖然沒有直接證據可以看到ISIS如何用殘暴手段對付異己,但從其酷刑室、公開處決甚至十字架等刑罰器具看來,人們可以相信噩夢正要開始。摩蘇爾的基督徒也體驗到面對十字架是何等令人恐懼之事。原本的基督教禮儀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民兵將小男孩從父母手中強拉出來,並當著男孩的面射殺他父母;女孩子只要拒絕戴伊斯蘭教婦女的頭巾,就會立刻被處決。

基督徒空手逃離家園
無怪乎自摩蘇爾淪陷後,基督徒紛紛開始遷徙逃亡,手無寸鐵的民眾只有逃難。這裡是尼尼微平原最早有基督教歷史的地方,如今大多數基督徒離開家園,除了身上的衣服,什麼都來不及帶。

史蒂芬偕妻子目前居住在艾比爾,距離摩蘇爾數十公里;早在ISIS進入前,史蒂芬就已經生活在許多攪擾中。在2013年底,史蒂芬收到ISIS寄來的威脅信件,上頭要他立刻離開摩蘇爾,否則要他的命;而當時他不希望離開自己的家園,不理會通知。隨後,ISIS的槍手朝他開槍數次沒有得逞,面對子彈的史蒂芬知道非走不可了,因為當時妻子已經懷孕,兩夫妻於是逃往約旦。

但是史蒂芬在約旦無法找到工作,妻子又需要醫療協助,於是兩人又冒著極大的危險回到摩蘇爾。回到家園幾天後,ISIS正式接管摩蘇爾,於是夫妻倆又開始了流亡生活,且妻子必須挺著八個月的身孕。史蒂芬透過電子郵件敘述這段故事,他在信的結尾寫著:「我只想要離開這個地獄!」

政局動盪造成人間悲劇
政治的不穩定,造就了這場人間悲劇。伊拉克當局以為可以倚靠英國或美國這些西方國家,而這些國家的政治領導人也給予承諾,但現實很殘酷,伊拉克現在正面臨分崩離析的處境。北部的伊拉克早在2003年起,就已經有許多基督徒開始逃往尼尼微平原躲避戰火,這些是遜尼派穆斯林庫德族人群聚的地區,而這些庫德族的穆斯林給予基督徒許多協助。

場景回到華盛頓的總統簡報室,一名伊拉克主教向美國總統提出絕望的懇求,盼望美國總統瞭解真實的情況;主教表示,美國以為遜尼派穆斯林是武裝伊斯蘭份子的同夥,然而他們卻是目前當地無法逃離的基督徒們唯一的希望,甚至是西方國家能夠協助平息戰爭的唯一盼望。

幾年前,沒有人能夠想像一個好戰的伊斯蘭主義酋長能夠迅速拓展勢力到黎巴嫩甚至是約旦;如今,要如何打敗ISIS變成另一個很難想像的問題。在ISIS不斷擴大佔領範圍的同時,伊拉克與敘利亞遭控制的地區面積日增,目前ISIS已經不斷調派兵力進逼巴格達,一旦馬利基政權垮台或是什葉派民兵離開巴格達,便會被直取而下。

透過像ISIS的勢力範圍不斷擴大,或是如摩蘇爾這樣的基督徒大城被拿下,危機的預警已十分明顯,而世界的無動於衷也終將付上代價。
基督信仰在摩蘇爾的發展,已經有很長的歷史,目前,進入了歷史最困難的一章;儘管未來的光景晦暗不明,但是ISIS絕對也不會是下註解的單位。史蒂芬與妻子,盼望終有一天,能夠回到自己的家鄉,而教會的鐘聲,能夠再次響起。

(文章出處::http://www.ct.org.tw/news/detail/2014-01854)
————————————————————————————————————————–

伊拉克北部實施宗教清洗 千年教會恐瓦解
從敘利亞南下進入伊拉克北部的伊斯蘭激進武裝組織,再次使伊拉克基督徒陷入戰火困境。上週起,至少有約10000名ISIL(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Sham,伊拉克暨黎凡特伊斯蘭國),或稱ISIS(the Islamic State in Iraq and Syria,伊拉克與敘利亞穆斯林國家)的武裝份子進入伊拉克北部大城摩蘇爾及其他城市,如提克里特(Tikrit)、吉爾庫克(Kirkuk)等,所到之處盡行殺戮,伊拉克軍隊也無力抵抗。自六月15日起,武裝部隊已經開始向伊國首都巴格達挺進。

伊拉克軍隊無力抵抗
被ISIS逮捕的伊拉克士兵、警察與政府官員等,已經在殘忍草率的情況下遭集體處決;被控制的區域內,有迦勒底天主教會傳出消息表示,摩蘇爾的天主教徒已經開始逃離。諾納大主教接受天主教世界報導採訪時表示:「所有信徒都已經逃離這個城市了!沒人知道他們是否會再回來。」

自美軍2003年進入伊拉克推翻海珊政權以來,已有近百萬名基督徒離開伊拉克。據估計,美軍進入前仍有50萬基督徒留在北部的迦勒底天主教會,而這裡的教會自初代教會設立開始便存在此逾2000年。諾納大主教表示,從2003年開始,這裡的信徒人數剩下35000人。諾納表示:「2014年上半年,還有約3000名信徒在此,如今,可能已經一個也沒有了。」這種情況也從吉爾庫克福音教會的牧師傑史瓦威證實。他於六月10日接受世界雜誌的訪問時說:「逃離摩蘇爾的基督徒已經超過99%。」

99%基督徒逃離摩蘇爾
報導引述伊拉克天主教徒的說法表示,天主教徒在當地成為武裝組織綁架、要求贖金的目標,不然就是被強迫改信伊斯蘭教,這樣的情況已經持續好幾個月。
天主教神父傑爾協助許多信徒移居安曼,他表示,ISIS已經殺害許多基督徒,連穆斯林也不放過,只要反對實行伊斯蘭治國律法的人皆可能遭害。傑爾表示:「所有的人都很痛苦,但是少數中的少數,就是基督徒,過著更痛苦的日子;他們不會可憐任何人,即便是穆斯林或基督徒,落入他們的控制中,唯一的路就是遭殺害。」

根據La Stampa報社專事報導天主教世界各地消息的專欄指出,目前天主教會至少已經有一個教會建築遭摧毀,另外,在第四世紀建立的馬貝姆修道院也已經落入ISIS部隊手中。梵蒂岡所釋出的資料顯示,一名在當地工作的多明尼加籍修士表示,目前的情況「危急且如同末日景象」,「他們任意殺害人,甚至就將人的屍體隨意放在大街上或亡者家中,毫無憐憫。」

課徵高額宗教稅如保護費
選擇留在摩蘇爾的基督徒,會面臨另一個問題─所謂的宗教稅。在ISIS控制的城市,如三月份拿下的敘利亞大城拉卡,基督徒都會面臨課稅問題。這種所謂的宗教稅,有點像是黑道的保護費,如果不交,就會面臨血光之災。
在三月份拉卡被拿下時,就有以色列媒體報導指出,這種稅金要花四個金幣,換算成美金為500美元。

拉卡的基督徒除了不能夠公開聚會,也被要求要遵守穆斯林統治下的11個原則,在這些原則下,基督徒不得修復因戰亂而毀壞的教會會堂,也不得興建任何新會堂,也不得支持任何反對ISIS的組織或團體。

美國國務院已經向拉卡所謂的管理原則表達「違反普世人權」的態度。
美國國家評論的作者謝伊表示,伊拉克的宗教清洗運動已經進入尾聲。她表示:「雖然馬理基總理表示,伊拉克部隊將重新獲得控制權,但目前的情況看來,還需要一段時間。過去半年來,ISIS已經控制部分的拉馬迪地區,這裡是遜尼派穆斯林位於安巴爾省的首府。若這個聖戰團體最後成功拿下摩蘇爾並實行伊斯蘭律法,對基督徒來說,一切都太遲了。倘若基督徒離開這個區域前往西方國家,就不會再回來了。

「這對於在這裡存在2000年以上的教會來說,的確是重大改變,這也會對西方國家的長遠安全產生負面影響。目前美國的政治領袖對於這種宗教清洗與恐怖攻擊的行為尚未介入,這樣的忽視便是今日死亡人數不斷增加的原因。」

ISIS比蓋達更殘暴
ISIS原本是蓋達組織在伊拉克的一個分支,但是隨後發展成比蓋達更殘暴的組織。札瓦西里原為賓拉登在蓋達組織中的副手,他支持敘利亞境內的組織Al-Nusra,這個組織以保護人民為宗旨,不會造成平民的傷害。

根據以色列媒體報導,札瓦西里已經向ISIS表示,若未遵行蓋達組織定立的準則,將會引來「可怕的戰爭」。而ISIS似乎對這樣的呼籲不以為意。目前ISIS的領導人巴格達迪,在2009年以前,都在伊拉克南部的美國部隊駐紮指揮所中度過。

美國的華盛頓郵報指出,自稱是穆罕默德直系後裔的巴格達迪,在遜尼派穆斯林的聲望甚至超過札瓦西里;美國情報單位對他的描述則是:「更暴力、更殘忍,比賓拉登更反美。」

巴格達迪對於激進派猶太教徒或基督徒與美國的仇視態度,與其對於遜尼派與什葉派穆斯林的態度相仿,而這兩個穆斯林派系已經存在爭議1500年有餘。
目前ISIS的部隊已經挺進到北部城市塔阿法(Tal Afar),這裡人口有20萬人。

(文章出處:http://www.ct.org.tw/news/detail/2014-1736)

榮耀事工